• 生态讯
  • 资本论
  • 政策解读
  • 大咖说
  • 专栏
  • 籽语智库
  • BOB体育官网排行
  • 贾汪造车:百年煤城转型样本
    2018-07-02 宋馥李 BOB体育官网:

    怎样看待贾汪模式?

       对于中国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来说,寻找城市转型之路,或许有了新的样本。


        6月24日,“2018年资源枯竭地区产业转型发展之路高峰论坛”在徐州贾汪区召开,这个以“产城融合,动能转换”为主题的论坛,将国内一线专家汇集在一起,讨论资源枯竭型城市的勃兴之道。


        长期以来,贾汪之于徐州,是一个“另类”的存在,作为百年煤城的贾汪,是一个独立工矿区,更是徐州“脏”和“落后”的代名词。


        国家发改委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认为,贾汪作为最早的资源枯竭型城市,是转型发展中的佼佼者,做出了很大的成绩。贾汪区已经初步探索出了中国模式和解决方案,是可复制、可推广的一种模式。


        那么,贾汪模式的最大经验是什么?


        贾汪区委书记曹志认为,贾汪曾是百年煤城和矿区,贾汪人长期受生态之害,对求富、求绿、求变的愿望十分强烈。这么多年以来,贾汪所有的症结,包括发展慢的症结、城市面貌差的症结,主要是因为生态环境太差。


        所以,贾汪模式最主要的经验,便是得到“生态为一”的认识,并提出一个论断:只有恢复绿水青山,才能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曹志形象地说,生态为一,其他的都为零。有了一,后面的零越多,财富越多;没有生态这个一,再多的零最后一切都归零。


        今天看来,在生态文明已经成为新时代最强音的背景下,这样的认识似乎顺理成章。但在贾汪的转型历史来看,却得之不易。当贾汪面临煤炭资源枯竭,主导产业从地下转到地上的时候,一些产业仍没有摆脱对煤炭资源的依赖,新上的煤化工、焦化、钢铁和水泥产业,都是围绕煤来做文章。


        这种谋求转型引入的产业,其实并没有走出老路。如今,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环境保护约束日益强化的背景下,这些企业无一不面临着大气污染防治和环境治理压力。


        曹志认为,继续做煤炭资源开发的老路,是走了弯路。在这样的路径依赖之下,贾汪招商引资很困难,能招到的仍然是偏重的污染企业和化工企业,这导致贾汪的生态环境长期垫底。


        有了曾经的弯路,转向生态建设之路,贾汪便走得坚定起来。贾汪的潘安湖区域,曾经是严重的采煤沉陷区,贾汪区政府先期投入了20多个亿,这对于财力有限的贾汪来说,财政压力是很大的。但保持定力的结果是,昔日的采煤沉陷区,成为环境优美的湿地。如今,徐州市政府在潘安湖南侧规划建设科教创新区,整体提升了这一区域的价值,同时招来了恒大集团正在这里开发旅游地产。


        曹志自豪地说,通过引入大型的旅游地产,贾汪区前期投入的生态治理资金已经全部收回,这直接印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在这个投入的过程中,要保持政治定力和历史耐心,投下的钱短时间是回不来的,一定要有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的情怀。


        如今,潘安湖的开发模式,让贾汪的主政者们信心倍增。曹志认为,贾汪的采煤沉陷区治理,已经可以基本实现平衡,不需要政府投资了,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未来贾汪还有6万亩的塌陷地没有治理,还有20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没有改造,这些可以在两年之内全部完成。而以生态为基础,也为贾汪带来了稳定的税源。贾汪的棚户区改造,引来了一个城市综合体项目,贾汪的发展更可持续了。

    贾汪造车

        当然,贾汪的转型并没有抵达终点。在贾汪区的规划中,贾汪要成为徐州的生态大花园,实现天蓝水清、环境宜人的目标。曹志认为,贾汪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差距,但未来一定可以实现。


        在贾汪的如今的产业规划中,一切以生态为底色,走生态加的道路。生态加工业、生态加农业、生态加服务业,生态加物流业、生态加旅游业,贾汪正在推进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构建一个生态绿色、生态多元的一个现代的产业体系。“贾汪因煤而兴,但也因煤而困。”金彭集团董事长鹿守光作为土生土长的贾汪人,对此有深切的体会,“一城煤土半城灰”是昔日贾汪的真实写照,而他本人,也曾是贾汪众多煤矿矿主的一员。


        2000年初,就在贾汪将采煤沉陷区治理变包袱为资源、将生态修复治理作为转型发展突破口之际,鹿守光关掉煤窑,造起了电动车。


        鹿守光踩中了绿色发展的节拍,经过14年的艰苦创业,他创立的金彭新能源车,在电动三轮车领域独占鳌头,在低速新能源汽车领域,是单品牌销量的行业冠军。


        新能源汽车产业,正是贾汪区培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曹志认为,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关联度非常大,配套企业众多,如果金彭能形成年产50万辆的规模,将给贾汪带来300亿以上的产值。
    因为符合贾汪的绿色加工业的产业规划,金彭正以加速度获得发展。成立于2004年的金彭集团,如今是全球最大的电动车企业之一,其电动三轮车年销量超过100万辆,连续10年全球第一。


        而当下,也是金彭发展史上最为关键的时刻。


        金彭年产20万辆的新能源汽车生产线和10万辆的高速新能源物流车生产线,正在紧张建设之中,下半年竣工投产后,金彭新能源汽车年产能将达40万辆,成为江苏省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商。届时,金彭在贾汪将有7家工厂,整体占地面积达到2500亩,用工人数将突破5000名。
    随着金彭的迅速壮大,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正在加速形成。金彭集团目前参股或控股了钣金厂、座椅厂、电机厂和控制器厂等一系列配套零部件厂商。而未来,还有一系列即将成立的配套工厂,这些配套厂商,因为金彭汽车巨大的产销量,逐渐被导入到贾汪,逐步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


        “接下来我们在洽谈引进轮胎制造厂商,这也是核心零部件配套产业。”金彭集团总裁刘志培说。而再接下来,贾汪还要规划建设一个大型的物流园区,成为这些零部件产品的集散中心,为这个产业做配套服务。


        集团总裁刘志培2016年来到金彭,此前,他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在上海的世界500强外资企业工作。通过其丰富的管理阅历和实操经验正在为金彭汽车的新一轮增长添砖加瓦。


        如今,刘志培正在倾力研究乡村市场的消费升级和“熟人经济”,在它看来,国家的乡村振兴计划,势必带动农村新一轮的消费升级,而顺应乡村的汽车消费趋势,是金彭新能源车市场开拓的关键。


        刘志培认为,当前金彭的爆发式增长,正是抓准了乡村社会的用车需求,换句话说,金彭的新能源车,是价廉物美的国民车。在营销上,金彭的新能源车通过金彭电动车十多年在四五级城市及乡镇市场建立的强大的渠道网络和产品信誉,凭借熟人之间的口碑效应获得青睐。


        金彭新能源车的用户画像,最为重要的就是小镇青年。刘志培注意到,乡村社会正在发生变化,就像徐州过去是人口流出大市,大量的青年要往大城市走,去苏南或广东去打工,但现在他们不再背井离乡去打工了。


        就贾汪来看,这里的生态环境在持续改善,互联网的普及,让人们的生活品质向一线城市看齐,他们的消费自然也要升级,他们对时尚有需求,对生活品质有追求,这就是金彭新能源车的定位。

    变道超车

        在24日的论坛上,金彭集团和海尔集团签署了工业互联网战略合作协议。这是海尔工业互联网生态模式首次落户徐州,金彭将引入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实现产业的升级。


        鹿守光认为,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农业、服装等12个行业及上海、广州等11个区域和20个国家已经得到了实践验证。通过海尔的COSMOPlat平台运作,整个制造业产品可以把交付期降低50%,产品不入库率达到了69%,这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是效率的极大提升,也是对生态环境的贡献。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能源与综合利用司原司长周长益在论坛上强调说,贾汪的转型,不仅要研究市场,更重要的是研究自己,搞清楚人才优势是什么?技术优势是什么?区位优势是什么?


        而贾汪选择新能源车为新兴产业来培育,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周长益认为,金彭集团一定要立足长远,立足于跟全世界顶级的汽车企业去竞争,来谋划下一步的发展。


        而对于资源枯竭型城市的产业转型,周建平强调,转型一定要统筹谋划,兼顾产业转型、生态转型、城市转型和社会转型。产业转型,就是由过去资源主导型向多元综合性、特别是新兴产业来转变,消除旧动能,发展新动能,发展现代物流业、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而城市转型,就是从城市功能转化来说,提高城市的承载力、聚集力和辐射功能,实施一些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


        从生态转型的角度来看,资源枯竭型城市要向山水园林城市转变,要通过矿山环境的综合治理,地质灾害、节能环保、生态修复、城市绿色等等,来提升城市的品位。同时兼顾社会转型,解决好就业、社保、医疗、教育和养老等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周建平认为,而在统筹谋划四个转型的基础上,资源枯竭型城市可以实现变道超车,先在某一个领域取得突破,分三步走,先是跟随人家,然后是并行,最后通过创新来实现赶超。
    正在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的贾汪,或许正沿着这一路径,实现变道超车。

    (宋馥李 籽语智库创始人 /文)

    本文刊发于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