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态讯
  • 资本论
  • 政策解读
  • 大咖说
  • 专栏
  • 籽语智库
  • BOB体育官网排行
  • 会诊环保PPP,全联环境商会建言:环保欠费纳入问责范围
    2019-03-01 冶华 BOB体育官网:
            像往年一样,两会前夕,3月1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举行环境企业家媒体见面会。
            环境产业经历了2018年一系列大事件后,这次见面会更多聚焦于环保PPP和环境产业的市场化变革。

            环境商会同时公布了即将在几天后的全国两会上,向全国政协提交的一份PPP稳定发展的提案。


    东边日出西边雨

             2018年5月,东方园林发债10亿,最后只成功发行5000万,这件事使得整个行业都急转直下,行业的信用等级都遭受到了金融机构的隐性下调。
             根据首创证券发布的数据,2018年,环保板块总体的市值缩水大约45%。企业的融资难度非常大,债券市场也是这样,68家上市企业半数增幅为负,工程类的亏损企业较多,从事垃圾发电的环保企业累计逾期债务超过36亿,去年预亏25亿。
             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说,去年,环境产业经历了从趋之若鹜到避之不及,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的极速转变。很多企业在市场的大转变中面临生死考验。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环保企业都在2018年过冬。
             环境商会执行会长、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傅涛表示, 去年PPP规范和融资环境的恶化,使得行业上市公司有一半受到了影响。但是对于那些技术性的非上市公司,没有参与PPP,2018年反倒发展很快,没有应收账款的问题,对他们来说,2018年绝对是春天。
            骆建华认为,环保产业过去没有过大起,所以从来也没出现过大落,但是前几年PPP有过大起,所以现在大落是它一个正常的回归。
            “对于企业来说,环境行业不能光靠资本创新、还要靠技术驱动,才能走得稳、走得远。”骆建华说。


    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

    “生病”的环保PPP


             2014年以来,随着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大力推进PPP模式,环境基础设施领域迎来了一波 PPP项目建设热潮。
            2017年下半年规范性政策紧密出台,在金融降杠杆稳杠杆的政策环境下,许多环保PPP中标“大户”陷入财务困境。
            2018年下半年环保行业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加大,融资渠道全面萎缩,金融机构对于PPP项目贷款融资谨慎评估,政府付费类、可行性缺口补助PPP项目融资难度加大,贷款规 模下降成本飙升,PPP项目融资成本激涨至五年贷款基准利率上浮10%-30%左右,许多进入建设期和运营期的项目呈现难以为继的态势。 
            另外,地方财政支出管理能力不足,造成环保项目应收账款畸高不下。财政部控制PPP项目支出不得超出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例10%的要求,一些地方政府没有将环境基础设施运营费用纳入财政预算,或者相应预算额度严重不足,但又没有明确稳定的付费资金来源,导致污水垃圾服务费用无法及时足额支付,实质上已经形成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环境商会执行会长、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认为,地方政府作为PPP的重要参与方,履约的意识和履约的能力并不高。这也会直接带来对社会资本是否积极参与PPP行业的一个致命的影响和判断。去年下半年开始无论社会资本还是银行的融资,或者是债务的发行都对PPP项目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排斥。所以PPP政策调整,地方政府的欠费一定要作为重点问题进行关注。
            由于地方建设投资过热前期准备不足,项目泛化异化等乱象频发,大量生态环保项目集中性爆发使市政领域规模扩张过快,凸显行业服务能力滞后。
            根据某研究机构统计,截至2018年8月底, 财政部PPP项目库中在库项目共12425个,投资额约17万亿,其中环保项目数量3889个,占比全库31%,投资额约3万亿,占比全库总投资额18%。财政部要求各地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成项目管理库集中清理,管理库退出641个PPP项目。
            同时,储备清单库也退出较多PPP项目。按照某研究机构数据显示,从2017年第二季度至 2018年8月底,财政部PPP项目库出库环保项目约1873个。环境基础设施领域开始结构性调整和转型升级,新增项目数量下降增速放缓,产业细分领域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 
            在监管趋严背景下,许多财政承受能力有限的地方政府叫停PPP项目。


    环保欠费纳入问责范围

             环境商会在《关于保障环保PPP项目稳定开展的提案》中建议,首先应该加强地方政府信用体系建设。建议加大信息披露力度,建立黑名单,并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挂钩,减少地方政府违约毁约风险,以督促履行公共服务责任。对于违约毁约而侵犯合作方的合法权益行为,在地方主管领导干部绩效考评中应统筹考虑。
            完善PPP合同终止和回购补偿机制,建立政府PPP违约担保基金,由于法律政策变动而 终止项目或不支付合法收益,社会资本可以通过有效的投诉、赔偿和救济渠道维护应得权益。 
            提案认为,要保障已签约和开工的PPP项目的正常运作,满足合理融资需求。落实多部委关于鼓励运用PPP模式盘活存量资产的相关政策,拓展与PPP项目周期性匹配的直接融资方式,加快PPP资产证券化和PPP项目专项债的实施。 
             财政部应指导地方政府精准执行控制地方债务的政策导向,避免“一刀切”叫停PPP项目的简单化做法,防止人为导致违约风险。污水垃圾处理属于 公共服务领域,市场化程度较高,地方政府负有环境主体责任和义务, 应保障合理再投资和优质环保项目的建设需求。 
            “2018年是我们环保行业政策调整的比较大的调整第一次,是从2020年开始市场化改革以来,整个行业出现了一个寒冬。国家房地产行业面临着更频繁政策调整,但是房地产相对来说更健康一些,是因为房地产行业市场化改革程度更高、更深。”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说,规范PPP的同时,应加快环境产业的市场化改革进程。
            傅涛认为,应该重新划分中央的责任、地方的责任、以及环保企业的责任,构架一个符合生态文明,符合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符合大保护的新系统,这系统需要社会的努力。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