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态讯
  • 资本论
  • 政策解读
  • 大咖说
  • 专栏
  • 籽语智库
  • BOB体育官网排行
  • 棕榈股份中报亏损,引入国资后为何资金仍紧张?
    2019-08-02 伊楠 BOB体育官网:

    棕榈股份贵州某项目

           棕榈股份上市9年来,首次在半年报中出现业绩亏损。
           7月30日,棕榈股份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快报公告,2019年上半年营业总收入为13.1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44.16%;营业利润-20,198.2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04.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276.71%。
           关于此次业绩变动,棕榈股份认为主要是受整体经济环境、行业发展形势等因素影响,传统生态环境业务 订单实施进度放缓,导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较为明显;另外由于融资成本提高,公司的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有一定上升。

    为融资转让控制权

           棕榈股份其实也想过办法自救,但从今年的半年报业绩来看,自救效果并不理想。
           为了融资,今年3月27日,棕榈股份股东吴桂昌与林从孝分别与公司第一大股东河南省豫资保障房管理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豫资”)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将所持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全部不可撤销地委托河南豫资行使。而在今年5月14日,棕榈股份宣布上述协议已经生效,河南豫资在上市公司中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合计为3.55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3.88%,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而河南省财政厅则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豫资保障房或其关联方拟向棕榈股份提供等同于人民币10亿元的融资支持,第一笔借款安排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借款利率为年利率8%(单利),借款期限一年。剩余部分通过提供股东借款、提供增信措施等各方认可的方式实施。
           豫资保障房承诺,根据棕榈股份的资金需求及时提供上述融资支持,并在棕榈股份今后的融资活动中作为大股东继续给予支持。
           这对于遭遇“融资难”的棕榈股份来说,无异于及时雨。
           棕榈股份方面称,棕榈股份将大力开拓河南省及黄河流域的生态城镇、生态环境业务,并与河南当地的金融机构进行对接,进一步拓宽棕榈股份融资渠道。
           今年6月19日,棕榈股份正式迁址河南郑州。
           因此,豫资保障房背靠的豫资控股在河南省域内掌握的丰富资源,也是棕榈股份最终选择将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交给豫资保障房的重要原因。

    转型带来的阵痛

           既然转让控制权获得了大笔融资,为什么棕榈股份的资金链依然紧张呢?
           棕榈股份的资金链紧张、财务压力巨大或缘于其近几年来的转型。
           棕榈股份于2014年开始转型“生态城镇”生意,表示要“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生态城镇运营商”。
           按照棕榈股份的说法,“生态城镇”业务,模式大致可以分为生态城镇业务承接、建设配套、产业导入、运营管理四个阶段,因此在生态城镇咨询、策划、规划设计与立项建设,及项目建设完成后的相关投资运营方面都能产生收益。
           同时,该业务拥有特色小镇、休闲度假区、田园综合体、文旅综合体、休闲旅游景区与城市提升综合体六个产品线。
           转型4年,截至2018年6月,棕榈股份在全国布局有生态城镇项目13个。
           在政策支持下,2017年国内刮起“小镇热”。棕榈股份凭借生态城镇业务(当年营收6.7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12.84%,利润2.11亿元)一举扭亏为盈,结束两年的跌势,实现营业收入52.53亿元,同比增长34.49%。
           但单凭生态城镇业务的兴旺,还不足以弥补棕榈股份面临的转型阵痛。可以看到,占棕榈股份收入大头的仍是传统的生态环境业务。
           自2014年提出转型生态城镇战略以来,棕榈股份2017年生态城镇业务实现营收6.74亿元,占全部收入的12.84%,毛利率31.29%,高于传统园林施工主业的16.72%。而到了2018年,生态城镇业务营业收入为3.20亿元,占营收比率下降到6.02%,毛利率仅为15.51%,跟传统园林施工业务已大致相近。
           业内人士分析,棕榈股份大力推进转型做“生态城镇+”的战略布局,远没有达到预期,营业收入也极不稳定,难以带来可靠收益保障。而生态城镇的开发需要大量资金,而且开发周期较长,如果遇到行业波动,不能迅速抽身,反而会被拖累。

    应收账款高居不下 坏账问题不可忽视

           除了转型带来的阵痛,应收账款居高不下也是造成棕榈股份资金链紧张的原因之一。
           截至2018年末,棕榈股份应收账款21.4亿元、应收票据7745万元,其他应收款10.3亿元,应收类款项多年维持在较高水平,其中账龄超过一年的应收账款占比约达一半。
           由此带来的坏账问题不可忽视。
           2018年,棕榈股份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合计2.17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减值准备金额约1.8亿元,占到所有资产减值的大部分。
           棕榈股份其他应收款从2017年的3.16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12.9亿元,增幅超过300%,变动最大的是其他应收往来款项,从1.91亿元增加至9.72亿元,这其中最大的一笔是与棕榈设计控股有限公司的往来款,金额达3.94亿元,并且已计提了1970万元的坏账准备。
           棕榈股份近三年销售净利率一直在低位徘徊,2016年—2018年销售净利率分别为3.23%、6.05%、0.95%,但毛利率似乎并不低,同期毛利率为16.69%、20.75%、15.88%,高于同行业12%平均销售毛利率。
           同时,棕榈股份最近三年的财务费用高速增长,2016—2018年财务费用分别为1.20亿、1.89亿、2.74亿,同比增8.1%、57.1%、45.27%,而根据一季度报告,其营收下降31.28%,财务费增长65.63%,融资成本增长迅速。
           对于棕榈股份未来业绩的前景,有关专家认为,从盈利贡献看,棕榈股份将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过去及当前盈利主要为地产园林项目、小镇项目及相关epc、ppp项目施工利润;第二阶段:预计从今年起小镇2B端运营收入将开始大幅贡献,并在利润占比中明显提升;第三阶段:未来随着参股或直投的入住运营项目2C端收费不断增加,2C端的运营收入占比有望持续提升,最终成为稳定的重要盈利来源。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